请扫码登录

美参院高层暴跌前精准抛股,美证监会强调要维护市场诚信

【新闻来源:湾区信用】 【发布日期:2020-03-27】 【阅读次数:509】 【打印】

当地时间3月23日,美国证监会执行部门联合主管斯蒂芬妮·阿瓦基恩和史蒂芬·佩金发布了一份关于市场诚信的声明称,“我们希望强调维护市场诚信和遵守公司控制和程序的重要性。”

美国证监会表示,考虑到这些独特的情况(指由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情况),可能会有更多的人获得重要的非公开信息。那些可以接触这些信息的人,包括董事、管理人员、雇员、顾问和其他外部专业人士,应注意他们对这些信息保密的义务,并遵守对非法证券交易的禁令。

就在几天前,纽约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长斯普雷彻(Jeff Sprecher)和他的妻子、佐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吕弗勒(Sen. Kelly Loeffler)传出了出售股票的消息,引发了广泛的批评和调查的呼声。

福克斯新闻网等媒体报道称,美国国会参议院文件显示,共和党人伯尔、吕弗勒、英霍夫,以及民主党人范斯坦都在美国股市跳水之前大量抛售股票。英霍夫抛售的股票价值40万美元,而其他三人抛售的股票都高达数百万美元。美国舆论怀疑,这些人利用自己的职位提前获知敏感信息,以此进行内幕交易。美媒称,伯尔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范斯坦是该委员会副主席,吕弗勒的丈夫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而英霍夫是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定期收到有关疫情的简报。有众议员表示,伯尔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早已获知有关疫情的秘密简报,而他把真相告诉了自己的金主,同时向公众保证一切都很好。彭博社称,在伯尔等人抛售股票之时,政府和共和党领导人还在淡化疫情可能造成的破坏。

这些交易发生在股票市场指数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大幅下跌之前的几周,紧跟着是1月24日由特朗普政府官员召开的一次由所有参议员参加的秘密会议,会议内容是关于疫情暴发的。

在美国证监会周一发布的这份声明中,美国证监会并未直接提及斯普雷彻和吕弗勒所可能涉及的内幕交易。

美国证监会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影响了证券市场。“美国证监会、其他政府机构和市场参与者已努力确保我们的市场继续运转,因为许多机构已过渡到远程办公并制定了业务连续性计划,证监会为缓解这些过渡提供了救济。”

“我们希望强调维护市场诚信和遵守公司控制和程序的重要性。”这份声明表示,在这些动态的环境中,公司内部人员经常学习新的重要的非公开信息,这些信息可能比正常情况下更有价值。如果盈利报告或美国证监会要求的披露文件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推迟,情况可能尤其如此。

美国证监会表示,考虑到这些独特的情况(指由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情况),与挑战性较小的时期相比,可能会有更多的人获得重要的非公开信息。那些可以接触这些信息的人,包括董事、管理人员、雇员、顾问和其他外部专业人士,应注意他们对这些信息保密的义务,并遵守对非法证券交易的禁令。基于内幕消息的公司证券交易可能违反联邦证券法的反欺诈规定。

“我们同样敦促上市公司注意其既定的信息披露控制和程序、内幕交易禁令、道德规范、FD条例和选择性信息披露禁令,以最大限度地确保其不受重大非公开信息的不当传播和使用。同样,经纪自营商、投资顾问和其他注册机构必须遵守旨在防止滥用重要非公开信息的政策和程序。”美国证监会称,执法部门正投入大量资源,以确保主要投资者不会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市场和经济条件下成为欺诈或非法行为的受害者。“执行部门致力保障投资者的权益,并对市场的公平和诚信保持信心。”

据CNBC报道,当被问及新声明是否受到上周斯普雷彻和吕弗勒涉嫌内幕交易的刺激,以及美国证监会是否正在调查这些交易时,美国证监会拒绝置评。

斯普雷彻和吕弗勒,以及其他三名参议员都没有被美国证监会或任何其他监管或执法机构指控存在不当行为。

吕弗勒最近提交的财务披露表格显示,自1月24日以来,这对夫妇拥有的账户进行了近30笔股票交易。1月24日,她和其他参议员从特朗普政府官员那里得知了冠状病毒的情况,卖出从发布会当天就开始了。

根据披露记录,在接下来的三周里,吕弗勒和斯普雷彻出售了价值125万至310万美元的股票。吕弗勒上周五表示,这些交易是由第三方财务顾问进行的,她和斯普雷切尔都不知情,也没有提供任何信息。

“我非常有信心,我们遵守了法律的文字和精神。”吕弗勒上周五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在推特上,她称一篇揭露她的交易的文章是“荒谬和毫无根据的攻击”。

伯尔在星期五的一份声明中也说,他抛售股票的决定“完全是根据公开的新闻报道”,其中包括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亚洲分部有关这种冠状病毒传播的报道。

伯尔说,“我理解许多人事后可能做出的假设,但我今天上午与参议院道德委员会主席进行了交谈,请他在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对此事展开全面审查。”

2月13日,也就是美国股市开始下滑的前一周,伯尔一天就卖出了价值50多万美元的股票。

这笔交易共涉及33笔个人交易,如果算上伯尔报告的交易区间的高端,约170万美元,那几乎等于他的全部净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