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码登录

惠誉:2020年财政政策将更积极,全球主权信用展望稳定

【新闻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 【发布日期:2020-01-20】 【阅读次数:663】 【打印】

惠誉表示,由于大多数国家都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2020年全球经济将放缓。在全球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各国调整国内政策的难度也随之加大。惠誉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广泛的货币政策宽松之后,各国2020年将会出台不同程度的财政宽松政策。总体而言,惠誉对全球主权债务的评级展望在2020年之前保持稳定,目前约75%的主权国家的主权债务展望稳定。

穆迪表示,由于贸易、政治和政策方面的不确定性,2019年新兴市场的增长明显放缓,2020年新兴市场的展望转为负面。

穆迪表示,未来10年中国(A1,稳定)经常项目赤字可能会发展成为结构性赤字,原因是受人口老龄化和其他社会趋势的影响,存款下降速度将超过投资下降速度。2007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占GDP的10%左右。穆迪预计,到2030年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下降至1.5%左右。

惠誉表示,与前几个周期相比,美国联邦政府刺激经济的两大主要工具(财政和货币政策)可能会受到制约。这可能会加剧美国周期性公共财政赤字,并加大在下次经济低迷和复苏期重建发行人储备(issuer reserve)的难度,大幅放松宏观政策的可能性受限,这可能最终导致美国在未来衰退后复苏的步伐放缓。

主权评级调整方面,标普将南非本、外币评级BB+和BB的展望由稳定调为负面。标普将莫桑比克长、短期外币评级从SD分别上调为CCC+和C;惠誉将亚美尼亚评级由B+上调至BB-;穆迪将乌克兰Caa1评级的展望由稳定调为正面;惠誉将尼加拉瓜B-评级的展望由负面调为稳定。

上周(11.18-11.24)国内债券主体评级下调家数8家,上调家数0家。

上周(11.18-11.24)国内债券违约3起,涉及公司为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一周经济观点惠誉:2020年财政政策将更积极,目前全球主权信用展望稳定。(2019.11.19)

惠誉表示,由于大多数国家都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放缓。在全球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各国调整国内政策的难度也随之加大。惠誉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广泛的货币政策宽松之后,各国2020年将会出台不同程度的财政宽松政策。

惠誉认为,财政或货币刺激措施无法完全抵消贸易中断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这同时也加大了政策过度放松的风险。财政刺激经济增长的有效性将影响政府债务比率的变化,进而影响到主权信用评级。

一些地区冲突仍在持续,公众针对经济问题的不满正在上升,由此引发的政治风险将影响到各国2020年的评级。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的必要性正在上升,再加上环境和其他社会问题上的支出的增加,这些因素都将影响全球2020年的政治环境,还可能对公共财政和评级产生影响。社会发生剧烈动荡的风险依然很高。2019年此类骚乱的普遍性及其迅速发展的特征意味着很难预测2020年骚乱会在哪里爆发。

随着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资本流动规模正跟随全球贸易规模一同下滑。惠誉预计,发达国家对外投资从2019年开始的下降趋势将持续到2020年。当企业由于经济不确定性而减少在国内的投资时,投资海外可能就更没有吸引力了。这对新兴市场的经济发展和外部融资具有负面影响,一些国家的主权评级可能因此受到影响。

总体而言,惠誉对全球主权债务的评级展望在2020年之前保持稳定,目前约75%的主权国家的主权债务展望稳定。

穆迪:随着贸易、政策和政治风险上升,2020年新兴市场的展望转为负面。(2019.11.21)

穆迪表示,由于贸易、政治和政策方面的不确定性,2019年新兴市场的增长明显放缓,2020年新兴市场的展望转为负面。

不过由于新兴市场分散在亚洲、拉丁美洲、东欧、中东和非洲,因此各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公司对不确定因素的承受程度有所不同。

穆迪指出,尽管衰退风险是全球关注的焦点,但预计除阿根廷以外的其他大型新兴市场经济体都不会出现衰退。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将继续高于发达市场,预计到2020年前者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将超过4.5%,后者的平均经济增速将略低于1.5%。

但是,4.5%以上的增长率仍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尤其对于墨西哥、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而言。

虽然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有所加剧,但巴西下调关税以及《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SMCA)有望正式生效等迹象表明,全球各地区的贸易发展情况依然有所不同。整个拉丁美洲的增长正在恢复,但一些国家的国内政治和政策风险阻碍了自身的结构性改革。增长乏力、政策不可预测性和地缘政治风险导致了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新兴市场的负面前景。

此外,新兴市场各个行业之间也存在差异。例如,2019年全球贸易的放缓使新兴市场制造业和出口部门举步维艰。但穆迪预计,新兴市场的基础设施行业将保持稳定状态。

穆迪:中国潜在的经常项目赤字将成为金融稳定性和信用质量的风险点。(2019.11.22)

穆迪表示,未来10年中国(A1,稳定)经常项目赤字可能会发展成为结构性赤字,原因是受人口老龄化和其他社会趋势的影响,存款下降速度将超过投资下降速度。

2007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占GDP的10%左右。穆迪预计,到2030年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下降至1.5%左右。

穆迪认为,中国金融稳定性的总体风险较低,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银行和国企资产负债表的控制、高储蓄和封闭的资本账户均可缓解上述风险。在经济整体债务和国企或有负债风险较高的情况下,这三个因素会共同维持中国的金融稳定性。

但是中长期来看,中国人口的快速老龄化和持续的贸易壁垒将对其积累足够规模的储蓄形成制约,从而无法继续以较低及稳定的成本为整个经济中的债务融资。

除非境外储蓄可弥补国内储蓄的缺口,否则支持金融稳定性的一个主要支柱将被上述趋势逐渐削弱。

结构性经常项目赤字对中国的信用影响将取决于赤字的规模及其获得资金的方式。穆迪的基础预期是在资本账户封闭的情况下,经常项目从盈余缓慢转向赤字,外汇储备逐步减少,因此中国政府仍然有时间调整政策。

惠誉:美国公共财政在下一个经济周期将迎来更大挑战。(2019.11.21)

惠誉表示,与前几个周期相比,美国联邦政府刺激经济的两大主要工具(财政和货币政策)可能会受到制约。这可能会加剧美国周期性公共财政赤字,并加大在下次经济低迷和复苏期重建发行人储备(issuer reserve)的难度。大幅放松宏观政策的可能性受限,这可能最终导致美国在未来衰退后复苏的步伐放缓。

在过去四次衰退中,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周期性下降幅度的中位数为5%。如果将该降幅运用在目前不到2%的国债收益率上,这意味着利率将降至-3.5%到-4%之间,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即使把负利率作为下限,利率最多也只能下降不到2%,不到以往衰退中平均降幅的一半。

同样,美国联邦政府支出规模目前处于以往经济衰退中的水平,进一步增加支出的困难加大。这或将导致在未来衰退后更缓慢的复苏。

标普将南非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BB+和BB的展望由稳定调为负面,确定其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依据为该国GDP增速低、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上升。(2019.11.22)

【一周评级上调】

标普将莫桑比克长、短期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从SD分别上调为CCC+和C,确定其长、短期本币主体违约等级分别为B-和B,展望稳定。依据为该国政府完成了不良债务的置换。(2019.11.22)

惠誉将亚美尼亚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由B+上调至BB-,展望由正面调为稳定,评级上限由BB-上调为BB,确定其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依据为该国体制促进了和平有秩序的政治过渡,并有望通过结构改革进一步加强。(2019.11.22)

穆迪将乌克兰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Caa1的展望由稳定调为正面。依据为该国外汇储备增加,正在大量偿还外债,宏观经济稳定的改善和改革动力恢复正在加强该国的经济弹性。(2019.11.22)

惠誉将尼加拉瓜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B-的展望由负面调为稳定,确定其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为B-。依据为该国央行储备和商业银行存款稳定;重大的财政调整和社会保障改革减少了国内融资需求;显著的外部再平衡缓解了外部融资需求。(2019.11.22)

【一周评级】

惠誉确定中国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A+,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F1+,评级上限为A+。(2019.11.19)

惠誉确定埃及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为B+。(2019.11.25)

惠誉确定孟加拉国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为BB-。(2019.11.25)

惠誉确定冰岛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A,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F1+,评级上限为A+。(2019.11.22)

惠誉确定奥地利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AA+,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F1+,评级上限为AAA。(2019.11.22)

惠誉确定葡萄牙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BB,展望正面,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F2,评级上限为AA。(2019.11.22)

惠誉确定巴西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B-,展望稳定,短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评级上限为BB。(2019.11.14)

穆迪确定马尔代夫长期本、外币主体违约等级为B2,展望稳定。(2019.11.19)

国内机构评级

上周(11.18-11.24)国内债券主体评级下调家数8家,上调家数0家。

评级下调


国内债券违约

上周(11.18-11.24)国内债券违约3起,涉及公司为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