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码登录

标普谈影响哈萨克斯坦主权信用评级的主要风险

【新闻来源: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 【发布日期:2020-10-27】 【阅读次数:772】 【打印】

近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主权信用评级部经理瓦尔塔佩托夫出席“哈萨克斯坦经济和银行业”年会时,就影响哈萨克斯坦主权信用评级的主要风险发表看法。

从统计数据看,尽管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哈萨克斯坦发病率、病死率总体处于相对温和水平,这可能得益于哈相对年轻的人口结构。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仍在发展,总体风险持续上升,标普评估主权信用风险的基本前提是看相关国家能否避免再次采取强化隔离措施。

2020年以来,哈经济同时承受多重打击,预计将出现2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除防疫隔离措施外,国际油价下跌导致全球衰退也会拖累哈经济发展。国际油价上半年一度跌至10美元/桶以下,欧佩克+减产协议框架下原油产量减少。多数国家今年都将面临经济衰退问题,哈经济跌幅将远低于同类国家平均水平。标普预计,2020年哈经济将萎缩2.2%。跌幅较小一方面得益于哈经济结构,同其他国家相比,哈服务业占比不高,且国有经济成分占比上升。另一方面,与哈实施逆周期经济政策有关。经历二季度的剧烈下跌之后,哈经济已呈现复苏迹象,预计明年哈经济将会实现快速增长,增速有望达到4%,可一定程度抵补今年损失。

标普预计,不计担保,哈直接财政投入占GDP的比重将达到4.5%甚至更多,达到发展中国家反危机支出的最高水平。与财政支持相对有限的俄罗斯、墨西哥等国相比优势明显。重要的是,哈在疫情暴发之前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国家债务水平较低,这是哈能够实施如此大力度逆周期政策的前提条件,也是哈优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地方。

此外,哈推行一系列宏观经济改革,包括实施通胀目标制和浮动汇率政策,有利于经济加快适应外部环境变化。在银行体系薄弱和美元化率较高的不利条件下,这些改革能够提升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因此,哈央行年内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有助于减缓外部冲击。上述因素能够确保2020年哈主权信用评级不会下调。

标普认为,当前哈主权信用面临的主要风险是:各国为应对第二轮疫情采取限制措施,以及欧佩克+减产协议中止,可能导致原油市场价格行情恶化,将使哈国家财政和国际收支承压。考虑到反危机财政支出大幅增长,2020年哈实现预算平衡的油价参数需达到近100美元/桶(两年前仅需40美元/桶)。如果油价下跌并实施新一轮隔离措施,哈政府恐难按照当前预想快速实现预算合并。作为比较,今年俄罗斯的预算平衡油价参数达到80美元/桶,但仍大大低于哈实现预算平衡的油价水平,因为俄罗斯此前实行更为刚性的预算政策,今年的财政刺激政策亦相对温和。

目前,哈国家财政储备充足。尽管政府财政储备承压,国家基金仍保持一定规模,但与其他石油出口国相比较小。如果低油价长期持续,加之多国向可替代能源过渡所带来的长期挑战,将迫使哈政府采取更为严格的紧缩性预算政策。

当前,哈面临的一类风险是经常账户赤字导致国家外债需求快速上升。一旦出现压力场景,央行试图干预汇率,外债需求将会大大高于预期,导致主权评级承压。

第二类风险是金融体系可能出现不稳定。尽管国家支持力度较大,哈银行业仍相对薄弱,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私营部门,特别是自然人和小企业信贷能力下降,可能导致银行资产承压,需要采取额外支持措施。上述风险还与银行资产美元化率升高有关,可能造成货币政策效率降低,主权评级承压。

第三类风险是后危机时代可能出现的变化,或是宏观经济政策趋于宽松,这与居民生活水平下降、对政府支持率降低,以及决策集中化程度上升有关。这将会降低经济政策的可预见性,并构成主权评级的负面因素。因此,未来哈经济政策能否实现由反危机向长期发展转变,以及当局能否依照宪法推行去集权化,显得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