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码登录

穆迪维持中国“A1/稳定”评级展望

【新闻来源:湾区信用】 【发布日期:2020-05-22】 【阅读次数:1551】 【打印】

当地时间2020年5月18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发布评级报告《Government of China – A1 stable: Update following change in forecasts 》,将中国的整体评级展望设为“a1/稳定”。穆迪称:中国(A1/稳定) 的信用状况由其极强的经济和财政实力以及较低的外部风险所支持。中国的储蓄率高,政府全面支持经济发展,有利于通过较低的融资成本实现较高的债务负担能力。国有企业 (国企) 及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规模成为风险来源。政府的目标是降低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杠杆和风险。但在增长放缓、贸易摩擦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引起的冲击下,上述目标与维持稳健经济产出和稳定就业间的政策权衡变得更为明显。

穆迪指出中国的三点信用优势:经济规模极大且持续增长,储蓄水平高。基本封闭的资本账户;政府控制经济和金融体系。政府债务处于中等水平,且融资成本较低。同时指出了中国所面临的信用挑战:经济体系整体债务较高,对政府造成或有负债风险。维持经济稳健增长的同时实现降低杠杆和风险的政策权衡具有挑战性。依赖政策刺激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评级展望稳定。某些地方银行或国企的财务困境个案可能会继续考验中央及地方政府防范风险蔓延的能力。但是,庞大的财政及外汇储备和政府对经济及金融体系的部分掌控使得防止金融稳定风险的措施行之有效。

可能引起评级上调的因素。若有迹象表明未来几年结构性改革将实现抑制放缓的经济趋势增长、遏制公共部门杠杆上升以及控制金融稳定性风险的目标,中国主权评级可能上调。若有迹象显示公共部门协作效率提高,实现重大政策目标,并缓和财务困境,这也将具有正面信用影响,可能促使主权评级上调。

可能引起评级下调的因素。如有迹象表明政府通过进一步大幅加杠杆来实现中期增长目标,导致经济结构扭曲加剧和金融稳定性风险加大,中国主权评级将面临负面压力。在这一情景下,出现金融压力及蔓延的风险可能上升,尤其是在地方财力信息不畅、决策传导缓慢的情况下。

详细的评级考虑因素。中国 A1/稳定的评级受到“a1”的经济与财政实力、“baa1”的体制实力及“baa”的对突发事件风险的敏感性所支持。

穆迪对中国经济实力的评估为“a1”,低于“aa3” 的初始分数,反映出穆迪认为中国继续面临重大结构性挑战,包括经济体系的高杠杆率,以及支持经济增长和实现其他目标 (例如控制债务和削减主要产业过剩产能) 之间的政策权衡。穆迪对经济实力的评估考虑了中国极为庞大的经济规模、长期高增长率以及根本竞争力。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将影响中国强劲经济的扩张,预计2019-2021年中国GDP年均增长率为4.7%,依据是我们目前对2020年前两个季度短暂且急剧放缓的预期,其次是消费者需求和投资的缓慢增长。目前预测2020年中国的实际 GDP 增速为1.0%。尽管疫情冲击会抑制经济增长,但中国的增速仍明显高于多数受评国家。但是,稳健的GDP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济持续得到的政策支持,这种支持可能导致或加剧经济失衡风险,尤其是造成国企负债杠杆率高企,对政府构成或有负债风险。

中国的体制和治理实力得分为“baa1”。在保持GDP稳健增长、维持经济及金融稳定的同时,中国政府落实限制或降低杠杆率及改善经济中资本配置的政策继续面临重大挑战。然而,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去杠杆和降风险的政策已经展现效果。近期,实现这些目标的权衡开始变得越发艰难,也因与美国 (Aaa/稳定) 的贸易压力及疫情爆发而更为复杂。继续调整经济结构、国企去杠杆和结构性改革等政策落实的性质和模式将不同于过去几十年以经济高增长为首要目标时期的政策制定思路。若不进行有效的改革,中国GDP的趋势增长放缓将会更加显著,原因是高债务负担影响企业支出,而低生产率则降低投资的经济回报。

中国的财政实力评估为“a1”,高于“a2”的初始分数。预估约有10%的中国国企杠杆率很高,这给政府带来或有负债风险。但国企部门大部分财务状况良好,这意味着国企负债的总体规模夸大了中国面临的风险。上述打分还考虑了政府的直接债务负担适中、沉淀在国内银行的大量储蓄支持了其极高的债务负担能力。虽然整体经济体系杠杆率长期内可能会进一步上升,金融体系压力偶尔会较为明显,但中国政府具备财政与政策工具来控制债务的上升,可发动

资源支持陷入困境的公共部门机构,并维持金融稳定性。中国对突发事件风险的敏感性得分为“baa”,依据是对银行业、外部脆弱性和政治风险的评估。

中国银行业风险得分为“baa”。中国银行体系规模庞大,以国有银行为主。财力较弱的中小型银行在银行业总资产中占了较大比例。影子银行部分领域的信贷增长迅速,尽管过去两年的增速显著放缓,但与常规银行业的相互关联性、中小银行对批发资金的依赖性也意味着银行业风险加剧。中国“baa”的外部脆弱性风险反映了资本流出潜在风险对货币政策的限制。虽然 2016 年底以来政府收紧资本管制,但若市场对政府维持经济稳健增长及推进改革能力的信心削弱,则可能会再次引发资本外流。充足的外汇储备 (尤其与中国外债规模相比更是如此) 和基本封闭的资本账户抵消了这一风险。中国的政治风险得分为“baa”,反映了我们认为地缘政治冲突升级可能给中国主权评级带来较大的尾部风险。具体而言,美国对华贸易政策难以预测,其最终目标仍不明朗。中美贸易关系的长期变化对市场信心和经济增长的不利影响较为深远。

中国政府流动性风险的评估为“aaa”,支持因素包括政府财政结构和充裕的国内储蓄。相对可控的财政赤字以及各项结转和基金转移支付提供了满足政府总体融资需求的空间。对外部融资的依赖仍处于极低水平。

ESG考虑因素。穆迪对中国的信用分析中考虑了环境、社会和治理风险在评估主权发行人的经济、体制和治理、财政实力以及对突发事件风险的敏感性时,穆迪考虑环境 (E) 、社会 (S) 和治理(G) 因素。ESG 对中国信用质量的重要性如下:

环境因素对中国政府造成重大挑战,空气、土壤和水污染的治理成本可能会显著增加财政支出。迄今为止的政策侧重于降低经济增长的能源密集度,减少钢铁、采煤和能源生产等主要产业造成的污染。

社会因素对信用展望的影响较大,原因是政府重视通过经济和就业增长来维持社会稳定。政策重点是支持总体就业,并

在政策或经济结构调整导致失业问题时协助调整。中国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人口萎缩的挑战。这对潜在经济增长的影响会不断加大,并可能导致社保支出大幅攀升。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公众健康和安全的重大影响,穆迪也将其视为ESG 框架下的社会风险。

影响主权信用的治理因素是持续存在的各级政府之间的政策协调和执行问题。例如,如果地方政府之间对金融体系出现的问题进行有效沟通或与国企进行有效沟通,这将有助于提升政策反应的效力及避免风险在更大范围内蔓延。

近期发展。全球经济增长更大幅放缓令中国经济前景承压。随着全球各国继续采取措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经济成本正在迅速增大。持续的封闭措施可能使全球需求持续减弱,并导致贸易活动缩减。虽然中国的疫情形势看起来已趋稳,出行限制逐渐被取消,但全球经济更大幅萎缩将对中国的出口造成显著影响,并且出现第二轮疫情的风险依然存在。

因此,穆迪将2020年中国实际GDP增长预测从此前的3.3%下调至1.0%,并预计2021年增速将回升至7.1%。所考虑的因素仍是支撑此前预测的因素,包括外需疲软以及经济活动有一定恢复。与此前预测相比,2020年的复苏幅度可能更为有限。

环比高频数据表明经济活动略有回升,反映了封闭措施放松之后企业复工复产的影响。继2月份环比下降25%之后,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环比增长30%,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前两个月平均下降8.4%之后实现了0.2%的增长。但是,与去年同期相比,经济仍较为疲软。今年前3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下降8.4%和19.6%。全球需求的疲弱也损害了中国的出口,第一季度出口额同比下降13.3%。这使得中国第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大幅下降6.8%,其中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

穆迪预计,年内出口复苏仍将受到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持续疲软的制约。国内方面,武汉和东北地区的城市又报告了新增病例,如果这些城市不得不重新采取封闭措施,第二轮疫情爆发的风险将会阻碍政府重振经济活动的努力。鉴于这会令消费者和企业更为谨慎,增大不确定性,内需复苏的空间将受到限制。

在政策方面,支持仍主要以货币措施为主,中国人民银行已多次通过各种货币工具注入流动性。直接的财政刺激措施较保守,定向支持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家庭和企业以及医疗行业。有关政府财政立场的更多信息可能会在定于5月底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获得。鉴于经济领域的高杠杆仍令人担忧,在预算支出小幅上升的情况下,预计政府将维持保守的财政立场。由于财政收入进一步下滑,预测2020年财政赤字将扩大至GDP的6.7%左右,政府债务将增至GDP的43%-45%左右。

2020年疫情在全球范围爆发期间,国内有效的控制住了疫情,并率先复工复产,资本市场在面临全球性风险的时候,中国显然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今年一季度中国的A股市场是全球主要股市中表现最好的几个之一,创业板更是唯一有涨幅的 。

今年3月初,全球领先的国际性金融服务公司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在一份研报里提出,在全球资本市场因新冠肺炎动荡的背景下,将中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列为资产避难国,并将中国和新加坡股市的评级分别从“持平大盘(Equal-weight)”上调至“超配(Overweight)”,将澳大利亚股市评级从“低配(Underweight)”上调至“持平大盘”。资产避难国什么意思?就是资本市场在面临全球性风险的时候,资产放在这个国家是相对安全的。过去,这种情况主要在西方,而这一次中国竟然排在了第一位。